一只邪魅狷狂的洛塔

谁知道怎么用注册邮箱或者安全邮箱找回微博密码的啊……为什么新浪上只能用绑定手机号找回密码……那个手机号我早就不用了啊QAQ

呜噢噢噢噢噢噢噢噢我老公真特么帅啊TUT 【占tag抱歉 我只是一个幸福的迷妹(⸝⸝⸝ᵒ̴̶̷̥́ㅂᵒ̴̶̷̣̥̀⸝⸝⸝)】

卧槽在麻辣婊哥的微博发现了什么!婊哥截的图 白客的盆友圈儿,被爱客萌一脸啊2333333,爱总你不光是微博一定要转明明的就连朋友圈都秒回吗,不愧深情宠溺温柔攻

《那些你不知道的事》——《有你的未来》番外 2015.3.28 樱贺

#春野樱0328生日快乐# #贺文# #春野樱# #鸣樱# 一个晚上加一下午,终于把这篇文撸出来啦~2015.3.28,春野樱,生日快乐!谨以此文,献给我最爱的姑娘和最喜欢的鸣樱。




        

      木叶的冬天一向很冷,气温极低,云朵都像灌了铅,整片天空都灰蒙蒙的。呼啸的寒风如尖利的刀子一般卷过,路上的行人莫不裹紧领口步履匆匆。
屋里的暖气烧的很足,少女只着一件红色带毛领的外套,略长的下摆垂到大腿,腰线附近的精致褶皱更衬的腰身纤细盈盈不足一握,配一条米白色长裤,脚上套着一双粉红色的毛绒拖鞋,她整个人看起来都俏生生的。

      厨房的灶台上炖着锅子,不时的溢出丝丝好闻的香气来。旁边的炉子上正烧着水,此时已经开了,壶盖被蒸汽顶起,发出尖锐的鸣叫声。

      樱连忙小跑过去,把水壶拎下来,藕臂一抬,沸腾的水就被喧腾着倒进了早已准备好的茶杯,碧绿的叶片随着沸水的波动舒展开娇嫩的身躯,少女捧起杯子小心翼翼的抿了一口,满足的呼出一口气。

      放下杯子,惊奇的发现竟然有一片茶叶梗在清澈的茶汤中悄悄立起,少女不禁莞尔,看来今天要有好事发生了呢。

       愉悦的哼着小曲儿踱到厨房,熟练地掀开炖煮着咖喱的锅盖,拿起勺子舀起一点放进嘴里品尝,顿时被自己的好手艺折服的眉开眼笑,长柄勺在锅里搅了一圈,嗯,胡萝卜、马铃薯、西兰花、青椒一样都没少。少女点点头,满意的盖上锅盖,将炉灶调至小火细细煨着。

       天色已经有些暗了,客厅的大灯被打开,让屋内盛了一室暖洋洋的淡黄色光圈。樱捧着精致的白色骨瓷茶杯慢慢踱到窗前,玻璃上因为室外温差的缘故而蒙上了一层暧昧的雾气,少女伸手,百无聊赖的就着水汽在窗户上作起画来,一边画一边频频向外张望着。

      然而谁的脸庞才画到一半,女孩子惊奇的声音便在室内响起,“咦!下雪了?”

      白皙指尖因主人动作的停滞而迅速凝结起水珠,而后因承受不住自身重量飞快的向下滑落。樱干脆细细抹掉窗户上的雾气,更加仔细的向外看去。

      已经越来越暗的天色里,依稀还可以辨认出有什么大片大片的东西正从灰色的天空中轻盈落下。

      “啊,真的下雪了呢……”樱发的少女干脆坐在了窗台上,将脸颊贴在玻璃上向外张望,吐息间呼出的热气喷在窗子上,长长的睫毛也在上下扑扇间带上了水珠,脸颊因为屋里的温度而染上了红晕,纤细的小腿垂下来一晃一晃的,俏皮中带着一点孩子气的举动让她看起来又娇俏又美好。

      往面前的玻璃上哈了一口气,看着透明的窗户慢慢被白雾晕染,女孩的思绪不禁又飘回到那个大雪纷飞的冬天。

      那是好几年前的事情了,当时也是如现在一般的严寒天气,灰蒙蒙的天空中飘着大朵大朵棉絮般的雪花,让人更觉压抑。

      从同伴口中得知木叶高层决定抹杀宇智波末裔决定的自己,心情也如见鬼的天气一般天寒地冻,穿着露脚趾的靴子踩在及膝深的雪地里却丝毫未觉寒冷,因为心中的严寒足以冰封身体的一切触感。

       木叶迟早都会做下这种决定的,自己早就应该明白了不是么。

      刺骨寒风如锋利的刀子一般舔舐过少女娇嫩的脸庞,而她却像浑然未觉一般的兀自向前走着,带着不知是伤心还是悲悯的表情。

      已经决定了……不能再让鸣人为了自己那个愚蠢的约定而背负这么多了,少女紧了紧身上的斗篷,终于做下那个也许会让自己丧命的决定——她要独自一人前去刺杀宇智波佐助。

      但是在那之前,她必须要先找到鸣人。

      少女清楚自己与那个黑发少年之间的实力差距,能在五影会谈的场所来去自如的强大忍者,自己绝对不会是他的对手,所以鸣人,少女苦笑了一下,如果最终我还是死在佐助君手上,请你不要恨他。

      茫茫大雪几乎快要遮住视线,她飞快地在树枝间跃过,艰难的寻找着,终于还是看到了那抹伫立于雪地之上的金色。

      少女从枝头跳下,少年站在她的侧前方,正张大了眼睛不知在向远方眺望什么,往日精神满满的脸上此刻却全是空茫茫的失落,那种茫然的仿佛失去了一切的表情看得她暮然心疼起来。

       “鸣人。”藏在斗篷下的拳头深深攥紧,指甲几乎扣进了肉里,她却强逼着自己换上一副笑意盈盈的模样。

      少女几乎踉跄的向他走近,两人的距离渐渐缩短,她甚至能听见雪花落在他肩头的倏倏声响。

 

      还有十步——鸣人,对不起。

      “鸣人,我喜欢你。”意料般看见少年一副瞠目结舌的表情。

      九步——鸣人,要恨的话,就恨我吧。

      “佐助对我来说已经不算什么了,我以前怎么会喜欢上那种人呢。”

      八步——鸣人,你千万不要去怪他,因为我知道那样会使你有多痛苦。

      “没有必要去那么喜欢一个叛忍吧,我也不能一直像个孩子一样,要认清现实了。”

      七步——鸣人,你不应该再背负着那不属于你的重担了。

      “所以和我的那个约定就算了吧,不要再去追佐助了好吗?”

      六步——鸣人,如果我最后真的死在了佐助君的手上,请不要恨他。

      “喜欢你的理由,我都说的很明白了。”

      五步——鸣人,你相信吗,连我自己,都开始分不清这份告白的真假了。

      “佐助君只是不断远离我,可是鸣人你……一直在我身边鼓励着我。”

      四步——鸣人,如果以后我都不能在你身边了,记得千万要好好照顾自己。

      “……守护了村子的英雄,现在有那么多人喜欢你,我只不过是其中一个罢了。”

      三步——鸣人,这些年来,谢谢你。

      “那个喜欢恶作剧的吊车尾,慢慢变得优秀出色,这是在你身边的我所看到的。”

      两步——鸣人,能认识你,真是太好了。

      “然而佐助君慢慢成了遥远的陌生人。”

      一步——鸣人,这句话,是真的。

      “但是鸣人,只是这样抱着你,就能让我感到安心。”

       一片洁白的苍茫雪地上,绿眸的少女轻轻拥住了面前的金发男孩,她的脸上染上浅浅绯色,樱唇向上弯出好看的弧度,眸里盛着一湖似羞似嗔的波光潋滟。天空中还飘着大朵大朵云絮般的洁白雪花,争先恐后的落在他们相拥的肩上,金色粉色相掺的发间。周围静悄悄的,众人都屏住了呼吸,天地间只剩雪花落地的倏倏声响,少年少女相拥的场景,怎么看怎么都像一副悱恻的画卷。

      可很快,这副美好的画卷就被金发少年亲手打破,他双手撑起少女的肩膀,脸上是严肃到几乎心痛的表情,“够了,小樱,我讨厌对自己说谎的家伙!”

 

      少女转身向来路走去,本就清瘦的背影在苍茫雪地中显得越发纤细,十指攥拳,秀眉紧蹙,努力稳住身形,她紧咬着牙不让自己落下泪来。

      她知鸣人甚深就如鸣人知她一样,少女在来路上就早已明白少年多半不会相信自己拙劣的借口。

      可是……从胸膛某颗跳动着的器官那里,传来的仿佛撕裂一般的痛感是为什么呢。

      待到走远,她回过头,朝着少年所在的方位,深深的看了一眼,水光在翡翠色的眸子里几乎凝成飘渺的雾气。

      也好,就这样再见吧,鸣人。

      接着转过头,“牙,有件事情需要拜托你。”刚刚的软弱被一扫而光,少女清冽的绿眸里是不容置疑的坚定神色,“我现在要马上找到佐助的下落!请协助我!”

       陷在回忆里的少女不自觉地把额头抵在了面前的窗子上,却被凉凉的温度冰的一哆嗦,“呀”的一声怪叫着回过神来。

      指尖触到摆在手边的茶杯,都有些凉了呢。少女跳下窗台,又往骨瓷杯里添了些热水,看着杯中冒出的袅袅雾气,突然莞尔一笑。

      所幸,她还是活着回来了。

      而且这几年下来,第四次忍界大战也终于以木叶为胜利的一方告终,当年那个让人放心不下的金发少年也实现了多年儿时的梦想——他已经是第七代火影,村子也慢慢从战争的打击中恢复过来,渐渐步入了正规。

      佐助在四战之后也与木叶和解,虽然现在大部分时间还是在村外游行,不过这已经是对他而言最好的结局了,而且身边也有鹰小队的陪伴,已经放下仇恨的他想必也轻松了很多。

      “不知不觉,都已经过了五年了啊……”樱放下杯子,无意识的呢喃,眼神不经意扫过墙上挂的时钟,“不好——都已经这个时候了!他该下班了,雪还下的这么大呢!哎呀我得赶紧送把伞去。”

      少女一边自言自语着一边焦急地跑到玄关,刚准备换上厚厚的棉靴,就听见门外熟悉的脚步声,接着是“咔”的一声门响和宏亮又元气十足的声音,“我回来了——”

      樱连忙站起身,走到声音主人的身旁,帮他除下宽大的白袍和帽子,又急急地拿来毛巾替他拂去肩头落雪,做完这些后,她才终于展颜温柔一笑。

 

      ——“欢迎回来,鸣人。”

 

      “嗯,我回来啦,sakura-chan。”耀眼的金发下是一双洋溢着幸福笑意的湛蓝眼眸,不是名扬五大国的少年英雄,木叶村大名鼎鼎的七代目火影漩涡鸣人又是谁呢?

      “好香啊,sakura-chan在煮什么?”换好鞋的火影大人吸了吸鼻子,走进客厅。

      “是咖喱哦,而且我还放了好多蔬菜,你一定得全吃完,不然的话——哼哼~”少女脸上还挂着轻快的笑意,一边却故作威胁似的挥了挥拳头。

      “知道了知道了。”漩涡鸣人上前一把揽住春野樱的纤腰,将头埋在她肩膀深吸一口气,细细嗅着少女发间好闻的馨香,“只要是你煮的,我一定全部吃光光,老婆大人。”说着说着手便不老实地向下游移。

      少女耐不住痒的咯咯笑着,推开了那颗不安分的金色头颅,“快去洗手,准备开饭了。”

 

     热腾腾的鸡肉咖喱被端上了桌,他们坐在餐桌旁吃着晚饭,樱咬住筷子尖儿,回头看了看日历,突然想起了什么,“对了鸣人,我明天下午还有一场手术要做,可能不会回来那么早。”

      金发的火影闻言温柔一笑:“医疗部长还真是忙的名不虚传啊,明天可能还会下雪,那我下班后去接你吧,我们一起回来。”

      “好。”她的笑容仿佛最娇艳的樱花,盛开在他的心上。

      鸣人低着头笑了,胸膛里满满都是熨帖的满足。碗筷碰撞的声音,夹杂着女孩时不时娇俏如银铃般的笑声,让不大的屋内更添了几分温馨。窗外寒风的呼啸声也仿佛一瞬间小下去许多,好像连它也不忍打扰这一室平淡又美好的温暖。

      客厅墙上挂着的一副照片里,天气晴好,绿草如茵,看起来比现在更年轻一些的金发少年身着笔挺的黑色西装,领口打着漂亮领结,正拥着身穿洁白婚纱的樱发少女,笑的一脸仿若得到了全世界般的满足。

      金色暖阳将温柔的光洒在他们相拥的身上,粉发和金发掺在一起,反射出点点耀眼的光斑。两人清澈的眼眸里,满满都是同样温暖的幸福神色,而他们的身后,是一树开的璀璨夺目的绚烂樱花。

      相框下还有一行小字。

      ——“恭祝木叶七代目火影漩涡鸣人与医疗部长春野樱喜结连理,愿白头偕老,一世长安。 摄于木叶历78年,3月28日,友人宇智波佐助敬赠。”

      屋外风雪依旧肆虐,可屋内却拥着一室温暖。金发少 年与粉发少女正围着餐桌吃喝谈笑,他们头顶是一豆晕黄灯光,仿佛转眼间就是天荒地老。

 

      这世上任何一对夫妻都有不为对方所知的,无伤大雅的小秘密,他和她也不例外。

      比如他不曾知晓,少女那年半真半假的告白是为了让他怨恨她,纵使方法拙劣。是为了她如果最终还是命丧于黑发少年的手上,他也不会去恨他们共同的故人。。

      比如她也从不知道,那年他注视着她转身离开的背影时,眼里满满的都是自责与心疼。

      比如,他其实不知道,从情窦初开时就心心念念的女孩把初吻献给了他,就如她不知道当初那个夸自己额头漂亮的少年是鸣人一样。

      ——可这些又有什么关系呢,他们最终,还是在一起了呀。

 

      在那些如流水般淌过的年月里,有很多你不知道的事,可那些已经无足轻重了。因为我们还有无数个,要一起携手走过,共同谱写的未来。

 

 

——————————————The  End————————————————————

 

 

 

 

 

 

2015.3.28                  

春野樱,生日快乐!

因为你,只有你,我亲爱的女孩,那些成长路上必经的苦难,其实是为了让你变成更好的自己。你已经走过那些或许愚蠢、青涩、惶恐,或许痛苦、不安、流泪,又或许快乐、开心、美好的时光,所以你才能成为你,成为这个我们爱着的春野樱。

你要相信,经过岁月的沉淀,那些苦涩的眼泪都将化为珍珠,在你温存的记忆中静静绽放着熠熠光华。

你瞧,你已经完成了那些旅行不是么?我看到了,你已经绽放的美丽。

我知道,你值得拥有最好的结局与未来。

亲爱的樱,生日快乐。

                                              

 

——夏日花茶

2015.3.28




好喜欢这首歌,卡米亚真的是不擅长唱歌的人吗,莫名的欢喜和想哭,不管怎么说能遇见你们真是太好了,OnoD和HiroC

所以lofter和微博有什么区别啊啊……要开学了亚大呦,我想静静了对就是那个静静ˊ_>ˋ